<span id="gcb9s"><video id="gcb9s"></video></span>
<samp id="gcb9s"></samp>

    <thead id="gcb9s"></thead>
    1. <tbody id="gcb9s"></tbody>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國家會議中心前廣場 2020年9月上旬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 正文

      如何讓活起來的“文物”走向全球?

      分享到: 2020年09月10日  來源: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央廣網北京9月9日消息(記者周堯)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9月9日是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的最后一天,今年的文化服務專題展以“文化賦能小康 創意點亮生活”為主題。走進文化服務專題展,既能看到包含故宮、天壇、頤和園等在內的文創產品展覽區,還能感受以文物修復為主題的現場展示區。服貿會期間,文化服務展區為大家帶來一場場精彩紛呈的文化盛宴的同時,也為參展商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流量和機遇。今天的《服貿N+N》,總臺央廣記者為您講述,文化賦能,如何讓活起來的“文物”走向全球?

        今年服貿會的文化服務專題展共設立了綜合展示、融合發展、特色文化、文化交流四大板塊,12個展區。走進文化服務專題展,您會隨時有一種時空穿越的感覺,故宮、天壇、頤和園、白馬寺等展區和展品就在您的身邊,觸手可得。同時,您還可以坐在文物修復師的身邊,靜靜地觀看一場“古今對話”。

        在9號展館,由北京市公園管理中心主辦的天壇、頤和園展區前參觀者絡繹不絕,各種傳統文化衍生的文創產品成為最大熱門。頤和園副園長周子牛說:“從展臺現場的情況來看,包括像我們的一些彩妝產品、貴金屬產品反響很熱烈。我們通過這次展會也感覺到廣大市民有充分的、充足的購買欲望跟消費能力。我們也希望在疫情期間通過文化賦能的形式,能讓更多的消費者感覺到我們作為中國人的一個自豪感。”

        如何讓文物活起來已經成為近些年的熱點話題,跨界合作也已成為“文化賦能”的常用手段。記者在服貿會現場看到,由頤和園與菜百首飾、千葉珠寶合作的貴金屬產品也首次亮相服貿會。周子牛介紹,近年來,頤和園在文化賦能方面進行全方位、多層次的探索和嘗試,如今也正在嘗試深層次的跨界合作。周子牛說,一方面賦予產品新的形象和意義,另一方面,也讓我們的傳統文化、文物能夠走進尋常百姓家。他說,就在展會這幾天,前來咨詢合作的商家很多,這也堅定了他們繼續走下去的信心。周子牛說:“從頤和園來說,我們已經逐步地升級換代,由公園的紀念品逐步變成公園的紀念商品再逐步演變成成熟的市場產品,并通過文化賦能的方式,讓這些產品商品更加有中國的特色跟文化味。下一步我們可能有一些項目不僅是在產品層面上,可能在應用場景層面上,在智慧旅游、智慧服務等各個方面都會得到體現。”

        除了大眾消費的文創產品,此次服貿會還首次引入文物藝術品實景線上交易活動。截至8日17點,集合了國內外多家拍賣機構的易拍全球交易平臺的交易貨值總額已經接近45億元人民幣,比開幕前一天的31億元人民幣增長了接近45%。易拍全球(北京)科貿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鄭潔表示,企業深耕文物藝術品拍賣領域長達十年之久,深切地感受到拍賣市場的起起伏伏。鄭潔說:“在2011年的時候,由于金融危機,導致國內大量的資金從證券和房地產兩個大的傳統市場里抽出來,很多熱錢涌入了藝術品拍賣市場,藝術品價格當時是成倍上漲的,然后拍賣市場從2012年開始就進入波動期,到了2016年,藝術品拍賣市場逐漸退去了炒作的熱潮,投資趨勢也趨于理性,到了今年2020年整個疫情暴發,各個經濟指標都在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文物藝術品市場也不例外。”

        疫情帶給拍賣市場沖擊的同時,也給從業者帶來了沉淀的時間和機遇。在此次服貿會上,易拍全球的展區不僅展示了線上交易平臺的文物藝術品實時交易情況,還通過視頻展示了易拍全球剛剛競得的《文物藝術品圖像識別系統參考架構》和《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文物藝術品追溯系統元數據》兩項國際標準。

        這兩項國際標準的立項,填補了世界范圍內文物藝術品領域數字化標準和科技標準的空白。在人類進入信息時代,中國再次為世界文化的交流與發展作出重要貢獻,參觀者也在現場體會了“世界標準,中國方案”帶來的震撼與感召。鄭潔說:“在世界范圍的藝術品領域里,我們該提取多少個特征去描述這樣一個藝術品,而這個藝術品每一個特征我們要用什么樣標準語言對它進行描述。因為有了這樣的標準,我們才可能在這個信息化時代,對整個全球的藝術品進行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