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gcb9s"><video id="gcb9s"></video></span>
<samp id="gcb9s"></samp>

    <thead id="gcb9s"></thead>
    1. <tbody id="gcb9s"></tbody>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國家會議中心前廣場 2020年9月上旬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它山之石 > 正文

      傳統音像行業積極轉型的“荷蘭經驗”

      分享到: 2018年09月29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荷蘭音像行業不僅有其經濟上的重要性,也在塑造荷蘭文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這些價值正面臨新媒體市場的沖擊。荷蘭教文科部為此要求荷蘭文化委員會提交報告,關注的主要問題是如何鼓勵多元化、高質量的音像內容生產,如何確保生產內容的可獲得性,如何在公眾中傳播、發揮國際交流作用。該報告今年完成,從文化、社會和經濟等多角度描繪、分析了荷蘭音像行業的發展狀況并提出建議,值得我們關注、借鑒。

      音像行業受到沖擊

      報告認為,荷蘭音像行業因市場急劇變化而面臨著巨大壓力。在短短幾年間,媒體使用方式發生了驚人變化,特別是通過互聯網接入移動設備的普及,人們雖然觀看更多內容,但使用電視越來越少,更多基于在線和移動方式。荷蘭的在線媒體消費掌控于少數大型美國公司,如網飛(Netflix)等付費內容平臺,以及谷歌、臉書、蘋果、亞馬遜等“超級平臺”。憑借其經濟實力,這些公司能夠發行受眾廣泛且高質量的劇集、電影及其他內容,并越來越多地直接介入生產。

      荷蘭無論是公共的還是商業的內容提供商,都因國外付費內容平臺和“超級平臺”的規模增長而萎縮;荷蘭電影行業的最大份額掌控在3家外國公司手中,本土電影市場份額不斷下降;荷蘭公共廣播公司及其產品的受眾越來越少,商業機會相應減少,政府資助也出現大幅下滑。視聽內容如電影和劇集的收入越來越依賴于終端運營商,比如連鎖電影院、有線電視運營商,以及付費內容平臺和“超級平臺”,而它們對荷蘭本國內容作品的資助貢獻甚微,這危及荷蘭音像行業的發展及其公共價值實現。

      保障資金有效投入

      為促進荷蘭音像行業的未來發展,荷蘭文化委員會提出了若干的建議,其中包括可行的稅收方案以保證政策實施資金,比如對所有終端運營商征稅,建議的合理稅率是2%至5%,同時,稅率征收要考慮到某些終端運營商特別是電影院的脆弱性和文化意義;此外,還要制定長期協議,明確制作公司和公共廣播公司的角色定位,以實現最優的商業環境。

      荷蘭文化委員會建議政府從上述稅收中成立基金,資助相關政策議程和項目??紤]到國家在音像行業征稅、建立資助機制方面需要建立法律框架和一定的時間,荷蘭文化委員會還建議政府每年提供5000萬歐元的過橋貸款,這筆貸款待征稅動議生效、實施后再償還給政府。

      在此基礎上,呼吁政府機構、相關基金和部門優先考慮以下幾個關鍵點:第一,投資人才發展并考慮到荷蘭社會的多樣性,把重點放在指揮、編劇和新技術人才上;目前的人才發展舉措需要更好地協調,這需要相關教育項目、基金、電影節和公共廣播公司之間的持續磋商。第二,鼓勵高質量電影、劇集、紀錄片和動畫,特別是針對兒童產品的開發和生產,結構性健全荷蘭電影制作激勵機制,使其覆蓋高質量劇集和其他類型文化產品,提升荷蘭電影的國際競爭地位。第三,加強電影節的基礎平臺功能,使其更好地發揮公眾拓展、人才開發、教育和宣傳作用。

      提高音像行業的組織水平和效用

      要確保公共資金資助的音像產品服務于最廣大觀眾,照顧到社會各個層面、年齡、文化背景、收入或教育水平的人群,并能通過各種形式實現傳播和銷售,就需要鼓勵公共廣播公司的合作創新,合作焦點是提供有顯著特色的公共內容。鑒于消費者只會為數量有限的點播頻道付費,荷蘭文化委員會建議基于NLZIET(荷蘭本土互聯網電視平臺)合作開發一個高質量點播頻道,并盡可能讓荷蘭內容提供商參與其中,同時研究制定電影、劇集、紀錄片和動畫的播放配額體制。

      荷蘭文化委員會支持荷蘭電影基金轉型,使其覆蓋更廣泛的視聽領域。通過國家稅收所得,讓電影基金承擔更多任務,全面提高荷蘭音像產品的質量、生產、可獲取性和國際宣傳能力。荷蘭電影基金要做好適應其任務所需的文化、組織和治理準備,其資助項目同樣適用于公共和商業媒體,但要防止私人機構獲得不合理的大額基金資助。荷蘭文化委員會建議給予荷蘭公共廣播部門發展空間,盡可能取消影響政府和社會資本關系(PPP)的限制,不再進一步削減對公共廣播行業的政府支持,讓其能夠探索創新,實現廣播公司和內容創作者的創意合作。此外,借鑒丹麥經驗,任命一位“共同代表”或“技術大使”,代表荷蘭政府與大型外國媒體和技術組織對話,建立伙伴關系,施加政策影響,發現市場主要趨勢,從而協助制定有效的政策。

      當前,傳統載體的音像制品已成明日黃花,更多的是互聯網和移動技術沖擊帶來的管理困惑和困難。但實際上,數字化革命只是改變并不是毀滅了音像行業,它在更大范圍壯大了音像產業。視聽是互聯網的重要內容,受眾和消費者廣泛,不斷催生內容產業的“互聯網+”商業模式,其相關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影響力較之于以往更大。我國宜借鑒“荷蘭經驗”,深刻認識和挖掘音像行業的社會、經濟、文化價值,更好地利用PPP模式,在加強國家級跨媒體平臺建設的同時,也讓商業互聯網平臺承擔公共文化傳播的重任,避免出現互聯網巨頭和國際玩家“贏者通吃”局面;加強公眾媒體意識特別是反盜版宣傳教育,尊重原創作品和知識產權,激發中國原創音像制品的生產和“走出去”。同時,荷蘭擬針對終端運營商征稅及其創新性的國家過橋貸款模式,也為我國經常面臨的政策資金保障問題提供了有益借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