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gcb9s"><video id="gcb9s"></video></span>
<samp id="gcb9s"></samp>

    <thead id="gcb9s"></thead>
    1. <tbody id="gcb9s"></tbody>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國家會議中心前廣場 2020年9月上旬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理論探討 > 正文

      警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心靈雞湯”化

      分享到: 2018年09月29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面對新時代的歷史境遇,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這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進入新時代后對涵養我們改革與發展實踐的文化建設任務做出的莊嚴承諾,也是一項事關當代中國文化自信建構和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至關重要的基礎性工程。當前,面對社會文化的多元化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要特別警惕“心靈雞湯”化。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一個穩定的思想體系和解釋系統,在推動其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過程中要特別注意避免“過度解釋”和“強制解釋”,要接受和遵從一種最為基本的“客觀性告誡”。“客觀性告誡”要求我們直面言說對象本身,尊重言說對象的特定存在方式,力求避免主觀任意對言說對象的過分干預。“事物與我們的主觀任意相對待而具有自身的存在,除非我們對此給予尊重,否則我們的談論或闡釋就根本不可能觸到——一點都沒有觸到——事物本身。”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心靈雞湯”化就違背了這種“客觀性告誡”,背離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本身所指,陷入一種看起來頗為精致的任意和武斷之中。這種解讀和闡釋鼓勵、慫恿和放任了無拘束的主觀隨意性,無法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自我澄明”。

      這種“心靈雞湯”化解讀和闡釋,放棄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所具有的基本意旨,完全按照自我主觀的意圖進行肆意的解讀甚至曲解,在其背后是解讀者和闡釋者非反思的,流俗化、淺薄化的甚至是無頭腦的任意和武斷。從自我的興趣、趣味、偏好出發,簡單套用現代網絡流行語言進行包裝,迎合不加甄別、懶于反思的網絡大眾的獵奇求新的心理,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隨意而不負責任的評點甚至戲說。這種解讀和闡釋實質上是一種“裝飾性文化”,它的出現與當前較為浮躁的社會風氣有一定關系,為博取眼球的各種無下限的“秀”均是以時尚的名義在剝離本應屬于這個新時代的思想深刻性。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歷經漫長歲月的洗禮與沉淀,成為了涵養每一個中華民族優秀兒女家國情懷、操守品格、理想抱負的最根本的思想資源。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熏陶中,我們能夠品味先賢大哲們的高尚節操和人格魅力,由此反觀自身的渺小與不足,并澎湃見賢思齊的激情和動力。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一代又一代典范的塑造和養成中激勵著具體歷史時空中的“現實之我”,將個體小我的命運與社會、民族、國家的前途聯系起來,從而向“理想之我”不斷邁進。被稀釋為心靈雞湯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則難以承擔這種成人成己的人格教化使命。心靈雞湯所謂淡和順應的佛系心態實際上帶有強烈的犬儒色彩,并以之取代了豁達平和的君子心胸與豪邁氣度。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如果被稀釋為這種聊以自慰的心靈雞湯,將使我們沉浸在自我構思的迷夢中難以自拔,清醒理性的現實認知將難以形成,也就無法認清國家、民族和社會所賦予我們的使命與擔當,高尚人格的塑造與養成將無從談起。被稀釋成心靈雞湯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使我們服膺于個體自我的狹隘格局,沉浸在日常小我的世俗與瑣碎之中而沾沾自喜,失去了將個體價值實現于更為宏大高遠的命運共同體之中的可能。那些曾經激勵一代又一代人成長的先賢大哲,在充滿碎片化意味的“心靈雞湯”式后現代敘事中沉降為市場邏輯的俘虜,不僅歷史傳統中的那些高尚人格遭到忽視,而且在邊邊角角的生活細枝末節的放大甚至曲解中成為了大眾文化的消費對象。

      “心靈雞湯”式解讀依托的是一種“盲目的先見”,這是一種應該去除的偏見,因為它來自對市場化邏輯和流俗化意見的屈從,實則帶有很大的主觀故意,在很大程度上并非解讀者本人真實的意思表示和志趣呈現。當然,“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言說必然要立足于一種存在論意義的視角和立場之中,這是每一個言說者都無法擺脫的境遇。解釋學大師伽達默爾將這種無法擺脫的歷史給予稱為“合法的先見”,而這也正是馮友蘭先生所說的“接著講”的基本依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就要努力做到“接著講”。這種“接著講”并非文本的客觀陳述(也就是馮友蘭先生說的“照著講”),也非“心靈雞湯”式的肆意剪裁和任性渲染。“接著講”意味著在傳承中創新、在延續中突破,意味著文化命脈的綿綿不絕和自我更新,意味著一種文化認同的時代延續,意味著中華文化傳統之成長性特質的不斷呈現。在這樣一層意義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言說本身就是一種解釋學意義上的視域融合,能夠避免言說者先入為主的主觀偏好,實現了言說者生存視域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解釋系統在新時代的歷史境遇中實現完美自洽。

      對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言說者而言,要尊重中華文化經典的基本意旨,扎根最為真實的日常生活世界,回應物質的、技術的、功利的挑戰,呈現最為本真純然、最具時代特色、作為中華民族整個命運共同體生存根基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要立足21世紀人類文化發展的高度,扎根當今中國偉大的歷史性實踐,積極吸收人類精神文明的最新成果,煥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神實質的青春氣質和時代風采,促進中華民族更加穩健地走上深沉、厚重、堅實的文化自覺之路。對于每一個文化工作者而言,捍衛我們的文化家園并由此維系文明教化之使命是義不容辭的責任擔當:要尊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最基本的教化意旨,站在新時代的生存境遇之中進行積極的自我反思,擔負起闡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責任與使命,使勤勞、勇敢、堅韌、奉獻的中華優秀品格得到傳承和發揚,引導社會普通民眾突破狹隘可悲的原子化自我關注,放大人生的格局,提升人生的境界,自覺匯入蓬勃發展的大時代洪流之中,真正實現自我,書寫無愧于這個偉大新時代的輝煌人生篇章。(韓 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