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gcb9s"><video id="gcb9s"></video></span>
<samp id="gcb9s"></samp>

    <thead id="gcb9s"></thead>
    1. <tbody id="gcb9s"></tbody>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國家會議中心前廣場 2020年9月上旬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產業政策 > 正文

      拯救文化產業,出臺實質性政策。

      分享到: 2020年09月08日  來源:文博會官網 

             中國疾控中心依然建議影劇院或者游藝廳娛樂性或者休閑性場所暫不開業,這顯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中國文化產業將如何走下去,卻是誰也無法意料的。

             中國疾控中心是不會考慮中國文化產業的未來的,這不是它的權責,但那些對于文化產業應該承擔職責的相關單位呢?

             文化產業,說得似乎有些龐大了,但無論電影、電視劇、電視綜藝、舞臺演出、圖書出版……無論是生產創作企業,還是發行銷售企業,還是宣傳推廣企業,無論是大企業還是小公司,及至于個人,不過都是一根線上的螞蚱而已。

             疫情之下,所有的產業都受影響,但與其他產業相比,文化產業所生產的產品是最不具有剛需性的,同時受社會的意識形態影響最重,所以它的恢復必然是最晚的,也是最慢的。這并不難理解,一方面是疫情的威脅,一方面是整體經濟的下行,老百姓收入的下降,文化消費在不是必需的情況下,能省則省。

            開始的時候,人們最直接看到的就是影院、劇院以及其他其他演出娛樂場所暫停營業,但現在藝術生產企業的問題開始顯現出來。像電影產業中,博納調整運行策略,“北京文化”開始裁員,這些頭部公司的變化直接說明了整個產業鏈條所受疫情的影響已經不是“暫停”這么簡單了,而是栓螞蚱的那根線兒,從耷拉的狀態變成了斷裂的狀態。

            我們能夠看到的是眾多從業者和企業開始了自救,但他們的自救行為很簡單,無非就是從線下轉到了線上:對于個人來說,利用知名度做個直播,賣個貨;而對于企業來說,無非就是把原本應該線下銷售的產品變成了線上,例如影片或者圖書。

            但這個別說“治本”,“標”都未必能治。從個人來說,你自以為的知名度,是否能夠支撐你在網絡上的傳播,其轉化率是多少?即便你的知名度確實高,個人品牌傳播廣,但直播和網上賣貨,你又能懂多少?同時當爭奪蛋糕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你又能搶得了多少?

            而從企業來說,轉變銷售或者輸出方式,基本也是“存量”的轉變,像影視.所以短期最大的受益者只可能是視頻放映平臺。

           而與線下的銷售或者輸出不一樣的是,線上無法帶動其他相關產業。例如一部影片在影院放,帶動了飲料、小食品、玩具、餐飲等行業,在這個鏈條上,可以提供多少崗位,但在線上,這個作用沒了。

           所以互聯網只能是解一時一面之困,無法拯救整個產業的困境,更無法改變這個困境所帶來的對整個社會的負面作用。尤其是今天在資本遙控下的文化產業,背負著高杠桿的文娛商品的生產,只要資金鏈一斷,想要再翻身,難上加難。

           在這個時候,只有國家出臺具體的扶植政策才能夠拯救這個產業。而且這個政策一定是實質性的,具體的,細則的,涉及到微觀層面的,可操作性的。而不只是宏觀的、遠景的、指導性的。

           舉一個簡單例子。北京為了幫助實體書店,將實體書店引入到“美團”。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舉措,但如果我們打開“美團”,你在“首頁”上根本看不到任何與書有關的信息。除非消費者有意識的輸入書名或者書店名。這就讓政府的舉措在實際效果上打了折扣。

           而一個相反的例子則是,北京市給符合條件的實體書店那真金白銀的補貼,那真是讓實體書店的經營者們感到了政府切實在做實事。我們的記者在現場采訪中能夠感受到這些經營者們內心的“悸動”——雖然這種補貼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它讓人們看到了政府工作的務實。必須要說的是,這個工作是在專業的第三方機構進行權威調研的基礎上進行的。

           上述兩個例子說明政府對文化產業的扶植和幫助,要重細節,抓需求,看效果,暖人心,有的放矢,少說空話、套話,因為時不我待,企業無米下鍋,餓急眼了,顧不上畫的餅了,有個飯米粒兒都是好的。

           一位影視行業的業內人士私下里聊天時就說影視行業現在的問題就是現金流斷流,活不下去,沒血了。而他們對政府的期望就是以無息或者低息貸款的形式拿錢給影視企業補充現金流渡難關,同時拉長本金還款時間。

           當然,政府的錢也不是白來的,完全靠政府也不現實,什么樣的企業可以幫助,是不是只靠資金幫助,是否還能有其他形式?幫助的時效多長?涉及到的政府部門有哪些?這些問題真的不能是憑空就能回答的,但它需要在最快時間內有一個科學的答案。

           文化,不能因疫情而崩塌;人格,不能因疫情而崩塌;一個國家的靈魂,不能因疫情而崩塌,這應該是當前拯救文化產業的根本意義和終極出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