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gcb9s"><video id="gcb9s"></video></span>
<samp id="gcb9s"></samp>

    <thead id="gcb9s"></thead>
    1. <tbody id="gcb9s"></tbody>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名稱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

      主展場:國家會議中心前廣場 2020年9月上旬     | 詳細時間 | 交通路線

      English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博會)官方網站徽標

      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認識文博會 > 正文

      新科技,讓“沉睡”的文物“活”起來(圖)

      分享到: 2017年09月21日  來源:天津日報 第14版

      以前提到博物館,人們腦海里立馬會浮現,一排排文物冷傲地站立著,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勢。但在第十二屆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的“文物及博物館相關文化創意產品展區”,文化與科技融合,讓沉睡千年的文物有血有肉,都“活”了起來。亮相該展區的幾十家博物館,展出了各館設計創作的衍生產品、文創產品。觀眾借助VR、AR等技術,體驗了敦煌飛天、魯班造機械飛鳥、萬戶配制火藥等傳統文化“活化”的場景。

      目前,AR、VR、云平臺和物聯網等一大批新興技術已經開始廣泛運用到文博行業的各個領域,文博加科技融合呈現怎樣的趨勢?記者參加展會和相關論壇進行采訪報道。

      歷史場景如何“活化”?

      VR、AR技術來助陣

      “沒想到VR眼鏡能在線游覽天壇公園,而且可以看到祈年殿和周圍的全部景象,非常逼真。”幾名大學生手拿VR眼鏡驚喜地說道。在“文物及博物館相關文化創意產品展區”,眾多我國文物與博物館領域的科研成果吸引眾多觀眾關注目光。

      各大科技企業帶來了各種展館VR展示方案。例如,北京視境技術有限公司開發的多人互動交互VR應用技術。系統通過硬件軟件配合可以完全還原游客的參觀需求。對于博物館來說,可以把珍貴的展品模擬到VR虛擬展館中,既保護了價值連城的珍惜文物,也可以不受物理條件的影響隨時展出自己的展品。而參觀的觀眾可以在VR虛擬環境下360°全方位無死角地欣賞自己喜歡的展品,而且不用擔心會損壞展品。

      目前的技術還支持在大空間多人可行走互動的VR體驗,游客可以在虛擬世界里與同伴、對手,或與環境、道具自由互動?;谌两絍R體驗技術打造的多人大空間奇幻探險項目,游客穿戴上VR設備之后在時光倒流的虛擬世界里自由穿行;通過高精度的位置捕捉技術和手勢識別技術,游客可以在虛擬世界里與同伴、與環境、與道具自由互動,探究各個不同角度的歷史還原。

      北京水晶石數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姜華介紹了一些近年來新媒體技術在文博領域使用的成功案例。首都博物館“王后母親女將──紀念殷墟婦好墓考古發掘四十周年特展”,用VR技術將殷墟婦好時期的建筑及大量文物進行科學復原,并向觀眾展示婦好墓當時的建筑構造以及婦好墓下葬的全過程。在天水民俗博物館,使用異形投影技術,在模型上依次幻化出不同角色的秦腔戲劇臉譜圖案,觀眾可DIY自己的戲劇臉譜,并打印輸出,作為留念。故宮博物院利用3D掃描展示一些在修復或者損毀的文物。

      “例如一個遺址公園,可能是殘垣斷壁了,但是運用AR、VR的技術就可以通過手機或者VR眼鏡看到復原的宮殿。人工智能作為一個大腦,AR、VR技術作為視覺的輸入。一個人走到哪個位置都能看到你想象中的博物館,這是對博物館未來的一個規劃。”南京維晴視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孫健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計算機新媒體系教授費新碑認為,現階段文物展示可以設置多屏觸摸屏,應用虛擬仿真工具對書法裝裱、繪畫臨摹、鐘表組裝、青銅做舊、陶瓷修補、木器修理、織物編織、珠寶鑲嵌、漆器刻雕、科技檢測等十類文物進行模擬數字修復體驗。比如,書法裝裱清洗、揭背、補綴、托紙、勾線、填色、貼平的技藝體驗。又如,鐘表修復拆卸、修理、組裝、調試、核對的技藝體驗等。文物展示還可以設置多臺激光雕刻、高清印刷和3D打印機,對文物進行數字仿真還原服務。

      此次采訪,記者還接觸到一個“文物體驗”系統的概念,這是一個完整的二維圖像信息閱讀、三維仿真虛擬多維立體打印的體驗系統,觀眾可在此系統中感知文物。讓文物“復活”是從認知科學的視覺、聽覺、觸覺角度,通過數字技術應用使文物不僅可觀、可鑒,亦可觸、可知、可玩,讓觀眾在文物修復的參觀和體驗中領悟中國文化。

      文博科技用在哪兒?

      導覽、講解、IP開發

      文博科技迅猛發展,不少專業人士也提出他們的擔憂,如何把合適的技術用在合適的地方?

      西安元智系統技術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鄧宏提出,在博物館內要避免一味地追求高新,用信息技術的同時一定要考慮到它的場景,就像講故事會注意它的語境。

      在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范周看來,身處“互聯網+”時代,我們看到的是技術,但是感受最深思考最多的是互聯網給我們帶來的思維上的顛覆:

      首先,運用大數據思維跨界融合。文博產品的一切信息都是有用的,關鍵在于如何運用大數據思維挖掘它們的潛在價值??缃缢季S的核心在于融合,其前提是對信息壁壘的打破,而網狀結構的互聯網為每一個信息節點都提供了可連接的通道。比如,美國迪士尼公司最近投資10億美元進行線下顧客跟蹤和數據采集,開發出MagicBand手環。游客在入園時佩戴上帶有位置采集功能的手環,園方通過定位系統了解不同區域游客的分布情況,并將這一信息告訴游客,方便游客選擇最佳游玩路線。此外,用戶還可以使用移動訂餐功能,通過手環的定位,送餐人員能夠將快餐送到用戶手中。這不僅提升了用戶體驗,也有助于疏導園內的人流。而采集得到的顧客數據,可以用于精準營銷。這是一切皆可測的例子,線下活動也可被測量。

      其次,在新時期應深入挖掘文博產品文化內涵,注重消費的多元、體驗的個性、技術的引領、創新的驅動、跨界的融合。比如,谷歌文化學院是谷歌2013年上線的博物館影像資料平臺,最近他們又更新了一個藝術文化項目:花費3年時間升級的Google Arts & Culture的網站和手機端APP.它容納了全球70多個國家的1000多座博物館的館藏精品,貫穿古今、跨越中西,包含藝術畫作、史前古器物、地標建筑和現代工藝品等。谷歌利用VR技術,開發藝術識別器。當你逛博物館時,不再需要購買語音講解裝備,只要打開應用并將攝像頭對準藝術品,與之相關的背景信息、語音、視頻都會自動彈出,幫助參觀者全方位地了解藝術品。“這些在國外博物館領域當中已經是司空見慣,所以跨界融合之后,我們的‘文博+商品’、‘文博+產業+科技’,還有各種‘文博+’,文博在這里邊扮演的是優質IP的角色,我們所有過程都是手段,手段是要為文博本身的內容服務。”

      新科技如何持續發力?

      用人工智能講好中國故事

      文物博物館工作與科技融合,既是發展方向,也是基本要求。其關鍵在于如何運用科技在文博領域講好中國故事?

      范周認為,在表達方式方面,應該注重傳統藝術的現代表達。遵循藝術品的規律,創意設計從影響和介入單個作品轉向為人工智能、數字創意、文化消費等高層次多元化領域。

      北京郵電大學世紀學院藝術與傳媒學院副院長陳洪認為,博物館做了非常多的數字化工作,其中有很大的空間留給了觀眾,也有必要通過一些技術手段讓觀眾能夠看得懂,看得賞心悅目,形成二次效應,傳承文化內涵。在研究關于博物館展陳和人工智能的融合發展,如果博物館頂層有一個敘事結構,載體用移動終端。在體驗末梢,把AR或者MR的技術融入進去做展現,最后把人工智能的方式去做個性化、伴隨式的服務,這些融合起來,會有一個怎樣的呈現效果,期待這樣的合作。博物館應打破局限性,把已經穩定下來的成果,用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回饋到展陳當中去。

      國家文物局有關人士表示,當前的主要任務是,圍繞建立長效機制著重做好三方面工作:

      第一,推進文物信息資源開發共享,建設文物大數據平臺,鼓勵各類第三方服務提供商、雙創企業與文物博物館單位合作,推進文物大數據平臺建設和文物博物館單位有序開放文物信息資源,將信息資源開放,信息內容挖掘創新、信息產品提供等納入文物博物館單位評估標準和績效考核。

      第二,調動文物博物館單位用活文物資源積極性,充分發揮其學術研究、人才隊伍等方面的優勢,加強文物基礎戰略挖掘,加強文物展示應用。

      第三,激發企業活力,支持企業與文物博物館單位合作,鼓勵各類市場主體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互聯網創新成果為支撐,依托文物信息資源,重點開展互聯網+文物教育、文物文創、文物素材再造、文物游戲、文物旅游以及渠道拓展等工作,進行創作創新創造,讓文物可見可感,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國家文物局將從政策、經費、人才、機構等方面制定保障機制,加大對創新團隊的支持力度,重點支持文物數字化創新,創新人才培養,積極開展與投資基金等金融機構的合作,鼓勵和吸引互聯網相關研究機構、高等院校、高新科技企業等領域,高水平業務人才開展廣泛的合作。同時,國家文物局將牽頭推動部門與部門間,文博單位與企業間的協同合作。